沉香木叶

坑——坑坑坑坑~
阿冰本命
爱谁谁受
爬墙甚快

北京的天
今天天气真好啊

试试勾线笔^_^
本来以为可以沾水的,结果一沾水就会晕开啊_(:з)∠)_

【喻王】能当我的哨兵吗?(序)

●哨兵向导paro
●文笔啰嗦剧情废
●每一个TBC都可以当成END


暴雨持续了三天,倾盆的雨笼罩着这座尖塔,无止无休的冲刷着,洗去了淡淡的血液的腥味。
王杰希打开了窗。他拿起灭绝星辰跳了出去。没有理会身后的一片狼藉。
雨夜的天空连一丝微弱的星光都看不见,只有塔内点亮的灯能指引方向。
从尖塔外看,只能看到一个急剧下落的模糊黑影,突然画面如定格一般,黑影急停在空中,又慢慢浮了起来。
王杰希跨在灭绝星辰上,闭上眼,感受着雨水的洗礼。出来时穿的风衣已经吸满了水,贴身的衬衣也湿了大半,冷冰冰的贴在身上,拖着身体向下坠落。
他把浮起的高度降低,王杰希的精神体——一只白毛狐狸——蹲坐在这把有好听名字的扫帚尾部,小声地叫着。王杰希握紧了沾上雨水后更加光滑的灭绝星辰,拍了拍紧绷身体的小狐狸,调整了角度,向看不见前方的黑暗飞去。
雨势越发的大了。



黑影轻巧地从窗户飞进房内,王杰希把停下的扫帚靠在墙角,关上了敞开的窗,顺手拉上了深绿的窗帘,隔绝了雨夜。
他径直向浴室走去,没有理会被风吹乱的房间。
“笃笃笃……”有规律的敲门声响起。王杰希放下毛巾去开门。
是喻文州。
“刚刚看到你出去了,淋雨的感觉怎么样?”喻文州把感冒药递给他。
“有点冷,谢谢。”
“不打算让我进去聊聊?”
王杰希侧过身,让出路来。
喻文州在沙发上坐下,他站在门口时就发现了与平常不同的杂乱。喻文州弯腰捡起一支被风吹落的钢笔放在桌上,说:“出去时没关窗吧。”“嗯。太麻烦了。”王杰希背对着喻文州蹲下捡了几张纸放入文件夹,随口问道:“这么晚了,喻队有什么话要说吗?”喻文州没说话,起身走近。
王杰希可以感觉到喻文州在靠近,他绷着背,肩胛骨微微耸起——那是战斗的姿势。忽然一条毛巾盖在了王杰希头上,一双手仔细地揉擦着——喻文州在帮他擦头发。喻文州站的很近,近到可以感受到彼此身体的温度。
“喻文州。”
“嗯?”声音隐约带着笑意。
“我自己来。”王杰希扯了扯毛巾。
喻文州松开手,后退一步。“难得我们有这么亲近的时候啊。”语气稍有遗憾。
“……”王杰希转过头看挂钟。
“那么我先走了,晚安。记得要吃感冒药。”
“喀啦”一声,门被关上了。




……他是来干什么的啊。王杰希决定忘掉这件事。



TBC

【喻王】^_^&o_O 01

●这是用颜文字就可以表示的两个男人的甜腻腻的婚后日常

●谁说不分手不喻王啊?!甜死你们

●每一个TBC都可以当成END

●OOC慎入



蝉声透过玻璃窗充斥着整个屋子,电风扇开到最大挡还是觉得闷热。王杰希坐在书桌前,身上的短袖汗湿了大半,黏在身上很是难受。空调在前几天烧了线路,在修理店躺着,现在只好将就着用用电扇。
电扇发出的噪音和蝉声交杂在一起更显嘈杂。王杰希把电脑推开,向后靠在椅背上,呼出一口热气。
G市的夏天一如既往的炎热。
王杰希瞥了一眼时间,六点,喻文州也快回来了。他站起身,走进厨房拉开冰箱,冰箱里的菜只够吃一两餐的了。王杰希简单炒了两个菜端出厨房时,喻文州已经到家了。
“我回来了。”
“吃饭吧。”
饭后,喻文州自动收拾餐桌,洗好碗。两人约好了,当天是谁做饭,另一人就要洗碗。
他走出厨房,看到王杰希像平常一样窝在沙发上看电视。在工作时一丝不苟,一到休息时间就会像只猫一样慵懒。
喻文州俯下身亲了亲王杰希的眼睛。王杰希的眼睛常被人嘲讽,但这双不完美的眼睛,喻文州却喜欢得紧。凑近了看,浅褐的颜色,闪着透亮的光,眼底像洒了星星似的。很久之前——他们还不是现在这种关系时——每次王杰希用这双眼注视着喻文州时,喻文州都会觉得眼前这人怎么这样顺眼。那时王杰希还没有在他面前展露充满幻想的内心,私下讨论战术时,他那一本正经的神情带着喻文州更加专注起来。
“空调明天就修好了。”喻文州在他身边坐下,递给王杰希一杯水。王杰希接过水杯:“我的软件快编完了,什么时候出去旅游?”喻文州道:“等这阵子忙完,我就有假了。”“嗯。”王杰希喝了口水。
现在的王杰希和喻文州都不是从前的战队队长了,他们从那个热血的赛场上走下,带着他们的荣耀。
喻文州见王杰希时不时扯一下领子,问:“要去洗个澡吗?等会去超市吧,买点菜。”王杰希起身,挑眉:“不一起吗?”“恭敬不如从命。”
等他们洗完,已经是九点了。
喻文州光裸着上身搂着王杰希躺在床上:“明天再出去吧,反正是周末。”“好啊,记得叫我起来。”王杰希在他颈间蹭了蹭“晚安。”“好,晚安。”
灯光骤灭,只剩下透过窗纱的几缕微光。



早上八点半,该喊他起来了。喻文州放下一碗白粥, 走向卧室。王杰希已经洗漱完毕,正在扣着衬衫的扣子。
“感觉怎样?”喻文州问。
“休息的不错。”王杰希答。
“那就好,吃早饭吧。”
考虑到昨晚才进行了激烈运动,不适宜吃杂七杂八的东西,这天喻文州早早地爬起来熬了一锅白粥,蒸了几个馒头。吃完清淡的早餐,王杰希准备收拾碗筷,喻文州抢先道:“我来吧。”说着便拿着碗筷去洗了。
王杰希靠在厨房门口,看着喻文州的侧脸,微微一笑:“我又不是伤残人员。”喻文州转过头来冲他笑,阳光从窗外透进来给他的脸庞镀上了一层金边。
“环保袋拿了吗?”喻文州从公文包里拿出车钥匙。“拿了。钱包呢?”王杰希道。“拿好了。”
上一次一起去购物时,一向细心的喻文州难得大意了一回,等到要结账时才发现忘记带钱包了,只好推着购物车在一旁等着王杰希开车回去拿钱包。
喻文州系好安全带,想到上次的乌龙事件,不禁笑了笑。“想什么呢?”王杰希打开副驾车门坐进来,系着安全带,随口问了一句。喻文州道:“想到忘带钱包那件事了。”王杰希也笑了:“那次还是我开车回去拿的呢,路上还堵了会儿车。”虽然王杰希在G市也住了这么久,但还是不习惯说粤语,仍旧操着一口流利的京片子。上次黄少天来他们家做客时还咋咋呼呼的说入乡随俗要讲粤语,不过喻文州觉得儿化音听起来也很舒服。
“除了买菜还要买些儿啥?”
“逛逛再说。”


“这个,”王杰希拿起一袋全麦面包“明天当早饭怎么样?”“再来点果酱吧。”喻文州递过来一罐蓝莓味的。王杰希接过果酱顺手放在购物车里。
喻文州和王杰希并肩在超市走着,喻文州推着购物车,王杰希则时不时拿些什么往里放。逛了大半个超市,王杰希好像想起了什么,扔下一句等我,便往另一处走去。过了一会,喻文州见他手里拿了一袋什么走来。
“喏。”王杰希手一伸。
是一袋新鲜凤爪。
“你想吃?”喻文州怎会不知道他在想什么。
王杰希摆出一副神秘莫测的表情道:“给你吃的,”又正经的接了一句“治手残。”
喻文州笑。
“杰希大神的话有道理,中午来盘鼓汁凤爪?”
“你来做,”王杰希眨眼,“反正你在蓝雨吃的多。”
喻文州清点了一下购物车随口道:“好啊。还有什么要买的吗?”
“没有了。”王杰希道,“我去付账?”
“上次也是你付的吧,我记得是一人一次啊。”
王杰希认真道: “我现在可是在包养你。”
“能被杰希大神包养我真是荣幸万分,”喻文州笑弯了眼,“不过我觉得我们是在互相包养呢,杰希大神怎么看?”
“有道理。”王杰希挑眉,大小眼尺寸的差距更大了。
“那现在回家吧。”
“嗯。我来开车,偶尔也让我体验一下成功男人的感觉吧。”
“都随你。”



TBC




呜呜呜谁来给我投喂大眼T^T


虽然不知道是什么花,但是很好看,每年都会开(*¯︶¯*)

不小心就拍出了这样的效果⊙▽⊙